[公告] 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每日星座運勢測算[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全新改版![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新 App 上架-iFontCloud Professional[公告] 痞客邦後台發表文章提供插入多張圖片新功能[公告]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部落客商店聚集就在《痞市集》

 

 

  當妳稚幼時,我已然老邁;當妳死亡時,我依然活著。

  所以親愛的,原諒我不能愛妳。

 

 

 

 

 

  馮˙霍恩海姆安靜無聲的行走於山路上,那和緩卻靈敏的步伐熟悉的循著這條崎嶇蜿蜒的小路而上,高大健壯的身影絲毫看不出歲月的痕跡。

  時間在這名男人身上業已失真。

  手上拎著酒友當時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記得的名產,男人回想著女人叼著菸斗豪邁的姿勢、那看似粗魯卻細膩到出乎意料的心靈,給他多年來第一個能夠回頭的故鄉。

  真正的家園早就灰飛煙滅,剩下不堪回首的痛苦黑影。

  「咚咚!」他敲了敲門,暗忖著老友在接到自己的電話後一定會立馬把家裡所有能當作下酒菜的東西都挖出來,琳瑯滿目的擺滿一整桌,還會傷腦筋的說出「會不會不夠吃啊?」這種可怕的話。

  飲食對他的身體來說並不是必須的,去除掉那些因為飢餓和乾渴所感覺的極度痛苦,那些因為缺乏影養而似乎逼進死亡的半昏迷狀態。是的,飲食對他來說並非必需,死不了的身體就是這點方便。

  但是他依然享受咀嚼食物時所感受到的酸甜苦辣,感受著口中的食物被化學分解後所散發出的美好甜味。以及熱食滑過食道進入腸胃時那種舒暢得讓人幾乎嘆息的幸福。

  --那使他感覺自己似乎像個人,幾乎像個人。

  「喀。」門緩緩打開了,霍恩海姆才剛將嘴角向外拉,就敏感的查覺到了一點不對勁的氣氛。

  映入眼簾的並非大笑著垂著他的肩膀說”動作太慢了吧霍恩海姆。”,並且全身上下帶著機油臭味的豪邁酒友,而是一頭褐髮、五官柔和的美麗女孩。

  「……啊?」霍恩海姆愣在原地,呆了半晌之後只能勉強擠出一個單音。

  少女眨眨眼,將門完全打開並且露出一個笑容。「您是霍恩海姆先生吧?」

  僵硬的點點頭,馮˙霍恩海姆傻傻的盯著她,感覺史上最可怕的災難目前毫無偏差的落到自己頭上,準確得讓自己在美麗的女子面前傻子似的目瞪口呆,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

  「比拿可小姐拜託我看家,她有急事出去了。」少女笑瞇了眼,溫婉清亮的聲音細緻婉轉的雕入霍恩海姆的耳中。「她說過您會來,要我準備一個房間給您。」

  「是、是這樣嗎?」霍恩海姆努力控制住自己的結巴,同時感覺到一陣臉紅過耳。「那、那就麻煩妳了。」

  絕對沒有人知道在一個小自己兩百多歲的女人面前害羞是一件多丟臉的事情。霍恩海姆殘存的部分理智肯定的想。

  似乎能感覺到眼前男人的尷尬和不知所措,女孩抿嘴一笑。「歡迎您回來,霍恩海姆先生。」

  霍恩海姆一怔,從昏眩狀態中回過神來。然後整張臉又慢慢的漲紅。

  「恩,我、我回來了。」他笨拙的說。

  妳不會知道,每次聽到妳說”歡迎回來”的時候有多幸福。

 

 

 

 

 

  「喏,給你。」將一碗熱湯端到霍恩海姆面前,女孩俐落的脫掉手套在他面前坐了下來,霍恩海姆抬起頭,望著她前面的餐桌。「妳不吃嗎?」

  「恩恩。」她搖搖頭,笑著發出兩聲拒絕的聲音。「我吃過了。」

  霍恩海姆低下頭,小心翼翼的啜了一口湯。猶豫半晌之後還是害臊的將”很好喝。”這三個字吞入肚子裡。空氣中瀰漫著食物濃郁的香味和他咀嚼吞嚥的聲音。

  「霍恩海姆先生是從很遠的地方來的嗎?」女孩突然開口問,支著下巴的她眸中首次閃現孩子般的好奇神色,讓霍恩海姆臉上泛起一層薄薄的紅暈。

  「是……從清國來的。」他說的同時內心刺痛了下,失去家園的痛苦嚙噬他從未釋懷的一角,這種痛苦少有人懂:當故鄉不再,異國便成了來處,但卻永遠不是歸宿。

  少女露出了崇拜的神色。「越過了那個大沙漠?」

  「是。」他又啜了一口湯。「真的滿辛苦的,那是個鳥不生蛋的地方。」不過擁有不死之身,穿過那片人間煉獄對他而言不是什麼難事。

  女孩發出了長長宛若嘆息的單音。「為什麼要這麼辛苦的來到阿美斯特利斯呢?」

  霍恩海姆撕碎麵包送入口中,微微一笑。「來找個老朋友。」

  「比拿可小姐?」少女猜測。

  霍恩海姆搖搖頭,笑容和眸中的冷酷隨之而增加。「是個認識更久的朋友。」

  糾纏兩個世紀,懷著對彼此的憎恨和憤怒而活的血脈至親。諷刺的是並非兄弟並非父子,兩人的關係只可稱之為敵。

  他記得那搶佔自己容貌的怪物是如何大搖大擺的踏足土地,優雅從容的行走在倒地的屍體之間,每一個都是他曾經的同伴而如今已死。

  「……你是誰?」他嘶啞的聲音顫抖恐懼,馮˙霍恩海姆從那刻起學會了絕望。

  於是除了眼前的敵人,他失去了所有朋友。

  何其可笑。

  馮˙霍恩海姆閉上眼,將多年前的往事重新沉澱。如今踏足敵人的國土,他必須收斂自己血液內強烈的憎恨,否則自己的存在就會透由地底盤根錯節的力量,傳達到那個中心。

  少女沉默的凝視著他的半刻失神,試圖透由他難得促起的眉間探知他內心的想法。包括那金色眸子不小心露出的冷冽與憂傷。

  「名字………」霍恩海姆突然支支吾吾的低喃出聲,女孩回過神來,發現男人正不知所措的微微垂下臉。「還沒問過……妳的名字。」

  女孩笑了笑,那笑容好美、好美。

  「朵莉夏˙愛力克。」

  她說。

 

 

 

 

 

  叼著菸斗,比拿可正一臉不耐的看著呆坐在自己對面的男人,考慮著他要是再不動就要直接拿扳手砸過去。

  她起先並沒有料到單純的請鄰居看家會造成眼前男人現在癡癡迷迷的狀況,要是知道自己的酒友竟然有嚴重的戀童癖的話,她絕對不會讓朵莉夏來幫自己看家。

  「我說你啊,喜歡的話就去告白,不要在我家的客廳生根!」她受不了的站起來,大剌剌的說,豪氣干雲的用菸斗指著他的鼻頭。「拜託,你連死都不怕,還怕跟個一個女人告白!」

  霍恩海姆花了幾分鐘消化這句話,在心中嘆了一口氣。

  比拿可絕對不知道那是他的初戀。

  兩百多歲的人的初戀比他想像的更為陌生而驚慌,堪比當年他在遍地死屍的空城中盲目行走時的迷惘和徬徨,是夾雜著那樣的惶恐。

  比拿可翻了個白眼,正打算再進行一次精神訓話時,門鈴響了。

  「我想找霍恩海姆先生。」帶著點羞怯的聲音穿過門廊而來,霍恩海姆從沙發上跳了起來,心臟停了半拍的他確定自己沒有聽錯。

  他聽見比拿可應了聲後出現在客廳,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戲謔表情。

  也許這場初戀會比他所想的更加驚天動地。

 

 

 

 

  彷彿暗中有隻手在推動這一切,他們的距離愈走愈近。少女單純的笑牽牽纏纏絆著霍恩海姆的腳步,讓他甘心將自己鎖在利賽布爾,捨不得離開一步。

  然而他從來沒有料想過那一天的到來。

  「霍恩海姆先生有喜歡的人嗎?」女孩在利賽布爾溫柔的晚風中仰起頭,嗅聞著空氣中帶著草味的香氣。

  霍恩海姆仿效她的動作,漫不經心的回答。「也許有吧。」

  他並沒有注意到女孩垂下頭,白皙的臉龐在夕陽下逐漸染上一層薄緋,直紅至頸項。「那麼……」她溫柔的聲音壓的極低。「我也……是其中之一嗎?」

  霍恩海姆猛然睜大眼,無法反應過來的倒抽一口氣。他踉蹌的退了幾步,駭然的看著女孩羞怯的咬著下唇,眸中閃動。

  女孩鼓起勇氣又問了一次,然而卻換得他驚慌失措的逃跑,像受驚的兔子那樣瘋狂的逃走了。

  接下來就是幾天的避不見面,比拿可用各種方法想把他轟出房間,卻只讓自己屋內到處都是可怕的鍊金痕跡,最後她也放棄。但女孩並沒那麼容易擺脫。

  「你作噩夢了。」黑暗中霍恩海姆從床上猛然彈起,卻倏地發現床尾坐著的少女,他屏住氣息並且動彈不得。但少女沒有轉頭看他,像是自言自語那樣說。「你一直在掙扎。」

  他向後退開。「妳、妳怎麼會在這裡?」

  朵利夏轉頭看他,那雙澄靜不帶任何雜質的雙眸凝視著他。「我想跟你確認。」

  「確認什麼?」他想要衝出去狠狠摔上門或怎樣都好,但噩夢卻使他雙腿痠軟無法動彈。

  「確認你不喜歡我。」朵利夏溫柔的說。「你從來就沒有拒絕我,你只是逃走。」

  霍恩海姆的嘴張開又閉上,說不出話來。

  朵莉夏站起來,坐到床尾的椅子上。「所以,你不喜歡我嗎?霍恩海姆先生。」

  「不是。」猶豫了半天他終於開口,語氣像是犧牲什麼似的充滿痛苦。「絕對不是。」

  朵利夏露出困惑的表情,但她的疑問被馮˙霍恩海姆顫抖的聲音淹沒,他滔滔不絕的開始訴說自己的過往:自己的國家、自己的主人、自己的同伴--他古老又漫長的痛苦旅程。

  最後他虛脫的倒在床頭,看著少女震撼的表情輕聲開口。

  「所以妳明白了。」他沉沉的聲音迴盪著房內。

  當她的國家尚未建立時,他就已經失去家園。

  當她的祖先尚在襁褓時,他就已經身負深仇。

  當她的人生終於展開時,他就已經歷經滄桑。

  「我大了妳兩百歲,也許更多。」霍恩海姆疲憊的說,第一次感覺到符合年齡的倦怠感那麼清晰的浮現,自心靈至身體。

  那麼親愛的,我又怎麼能愛妳呢?

 

 

 

 

 

  夜色漸深,馮˙霍恩海姆安靜沉穩宛如美洲豹的腳步踩在隱隱約約的月光之上,拾著熟悉的路徑緩緩向上行走。

  門前的女人引頸期盼已久,在霍恩海姆的身影終於披著月色緩緩出現在地平線時,女人毫無掩飾的露出歡欣的溫暖笑容,她等待著男人走到自己面前。

  「歡迎回來,馮。」她溫柔的說,看著眼前高大的金髮男人。

  「我回來了,朵利夏。」男人低沉粗啞的嗓音帶著令人安心的頻率。他俯下臉,吻了吻妻子美麗的褐色長髮。

  名之為家、名之為愛、名之為歸宿。

 

 

 

 

 

  「愛德和阿爾都睡了嗎?」轉頭問正幫自己掛上大衣的的妻子,霍恩海姆捲起袖子來修裡被兩個兒子摔得支離破碎的碗盤和玩具。

  「是阿,玩得太過頭了呢。」昔日青澀的少女已成了秀麗的少婦,她輕輕的笑著。

  「妳先去睡吧。」霍恩海姆將碎片仔細的撿在一起。「那兩個小鬼一定把妳累壞了,明天我再來修理他們。」

  妻子輕笑的聲音消失在走廊,馮˙霍恩海姆將手放在碎片上,盡量降低鍊成時所發出的霹啪聲響。他將回復原狀的盤子安靜的收回碗槽,抹了抹頭上的汗之後嘆了口氣,轉身對付被凌虐的幾乎看不出原樣的玩具。

  於是他有了家庭。

  兩百年前和燒瓶中的小人隨口而談的話浮上心頭,霍恩海姆思考著當時自己的回答和人造人不屑一顧的鄙視語調:他被賦予了智慧與情感,而這兩者導致他毀了自己的創造者。只留下他。

  留下他,留下失去國家、失去故鄉的他。

  無聲的步入房中,霍恩海姆倚靠著門廊,瞇起眼就著微光凝視著正趴伏在床上,安詳的沉睡著的妻子--賦予了他第二個家園。

  而這個家究竟又可以維持多久?

  從一開始他就明白,當所有的家人老去、枯萎凋零而致死亡,他終究又會回到孤身一人,曾經許諾一輩子的人會變成他漫長人生中的其中一站,最終歸於虛無。

  他究竟還能再聽到多少次那溫柔的"歡迎回來"?夠不夠他填滿往後生命的空虛?

  他閉上眼,那樣刺骨的寂寞與冰冷似乎包圍了他,畢竟這樣的情感不只一次這樣洶湧的襲來,帶來令人窒息的絕望。

  永生,是寂寞的代名詞。

 

 

 

 

  緩緩將手伸向沉睡中的孩子,霍恩海姆在黑暗中審慎的動作,即便只輕輕將手向前遞進一寸也加倍的小心翼翼,彷彿充滿了掙扎與不安。

  他蹲了下來,感覺吐息之間充滿了孩子身上天生而獨特的奶香味,帶給他一種矛盾的安全感與疏離。他的孩子的身軀與靈魂尚且嬌小年幼,但當他們雞皮鶴髮、華髮齒搖時,他們是否依舊喚他為父親?

  黯然的垂下眼,馮˙霍恩海姆輕輕的放下手。

  房門外,朵莉夏嘆了一口氣。

 

 

 

 

 

  「老公?」妻子愉悅的聲音穿過房門而來,馮˙霍恩海姆在書房中抬起頭。最後任命的闔上書本並乖乖踱出門外。「什麼事?」

  映入眼簾的景象使他一愣:只見妻子正朝自己露出開心的笑容,她的身後正站著一名脫下帽子行禮的攝影師。他在空氣中嗅到了一點陰謀的味道

  「啪……」還來不及詢問妻子,腳邊輕微的聲響與褲管被輕輕拉扯的感覺便轉移了他的注意力,他出於直覺低下頭,有些錯愕的看見兩個兒子正聚在自己腳旁。兩雙相同顏色的天真金眸正抬頭看著自己,如此無邪。

  妻子俯身抱起愛德,燦爛的笑著並且不由分說的將兒子往自己懷中塞。「喏,你抱愛德~」

  「什……」不知道該如何反應的他只好手忙腳亂的接過,笨拙的從腋下抱著兒子。在碰觸到的那一刻渾身一震。

  他原本以為那是感覺不到的,但事實上這一切感受是如此明顯:透過兩層肌膚,彼此體內奔騰的血液彷彿共鳴般引發巨大的震撼,令他確切的感受到了血脈相連

  愛德大大睜著眼睛,帶著毫不掩飾的好奇直直看著自己。目光就和母親一樣,澄澈到無法汙染,那樣的透明及無邪。

  然後出乎意料的,他突然開心的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朝自己燦爛的笑開。

  他一怔,就感覺到身旁多了一抹溫度,他轉頭,看見妻子正抱著阿爾靠到自己身邊,緊緊的依偎在他的身旁。

  「我啊……」妻子輕輕的開口,語調中是她濃濃的笑意。「總有一天也會變成全身皺巴巴的可怕老太婆,所以無論如何,我都希望我們一家人可以開開心心的拍一張全家福。」

  她轉頭凝視著他,目光溫柔到近乎嘆息。「所以你也別再用”怪物”這個詞傷害自己了。」

  霍恩海姆怔住,還沒看清楚朵莉夏眸中深深的眷戀,她便轉回身去。

  「笑一個吧,馮。」她輕聲說。

  快門按下,霍恩海姆感覺到一陣刺眼,隨之而來的是某種無法抑止的濕潤。

  「喀擦--」

 

 

 

 

  在黑夜中睜開眼,馮˙霍恩海姆疲憊的揉了揉雙眼,將臉埋入寬大粗糙的手掌中,試圖將芳才夢境中鑽心的疼痛淡忘。

  多年前國家毀於一旦的噩夢已被取代為離開家的那個清晨。出乎他意料的,這兩個夢境帶給他的折磨幾乎成為正比。

  他轉頭,自己的長子正蜷縮在貧民窟下沉穩的睡著,下意識的將左腿垂到地上,那是配待機械鎧必須忍受的事情之一:機械鎧的沉重必會給身體帶來可怕的負擔,他無法想像是什麼樣的決心使自己的兒子如此毅然決然的為自己選擇了鋼之手腳--自願為自己施加沉重。

  他無法否認自己的過錯,馮˙霍恩海姆並非稱職的丈夫也非稱職的父親,他在多年前背棄家庭離去,儘管苦衷難言,但如今兩個兒子的痛苦他難辭其咎--他是最大的罪人。

  思緒不禁飄回那個迎著日出離開的清晨:妻子竭力隱藏的憂傷在自己踏出門外的那一刻終於無法掩飾,他可以看見微微的淚光在她眼角旁閃動。

  妳是否早就預見了那是我們的永別,我親愛的朵莉夏?

  「儘管如此妳依然讓我離開嗎………」低聲呢喃著,馮˙霍恩海姆凝視著火堆,微微闔上眼。

  「就快了,朵莉夏……我很快就去妳身邊了。」他眷戀而溫柔的輕聲說,火光在他金色的雙眼中不住跳動。

  馮˙霍恩海姆低下頭,虔誠許誓。

  這一次,我必守諾言。

 

 

 

 

 

 

 

 

 

 ~~~~~~~~~~~~~~~~~~~~~~~~~~~~~~~~~~~~~~~~~~~~~~~~~~~~~~~~~~~~~~~~~~~~~~~~~~~~~~~~~~~~~~~~~~~~~~~~

 

  為豆爸和豆媽所寫的詭異小篇,改變了一些原著中的情節,例如朵莉夏是叫比拿可”比拿可老太太”的,但是這裡的設定朵莉夏只比比拿卡年紀小一點而已~

  很隨興的小短篇,因為太久沒發文所已拿來唐塞這樣(巴死)

  下禮拜天基測結束後便會發文,順利的話可以一次發三篇(因為有三個親親基測),不順利的話說不定只有一篇或兩篇,茶親對不起,因為親親出的題目非常的深奧,本人還沒有寫完,不過內容和劇情結構已經構思好了,雖然可能有點怪怪的~抱歉,茶親的文可能會晚一點出,很對不起!

 

 

 

 

 

  好了,接下來要介紹一個很有趣的FA改圖

  http://tieba.baidu.com/f?z=764010149&ct=335544320&lm=0&sc=0&rn=30&tn=baiduPostBrowser&word=%B8%D6%D6%AE%C1%B6%BD%F0%CA%F5%CA%A6&pn=90

 

在99樓,往下面幾頁翻的話還有一些有莎媽的,不過沒那麼搞笑就是了,很不錯的惡搞~(笑

Posted by 流兒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引用(0) 人氣()


open trackbacks list Trackbacks (0)

留言列表 (14)

Post Comment
  • 小雪ˇ
  • 我很喜歡這篇說:)
    一直在期待有人會為他們寫故事(笑)

    還蠻喜歡比拿可當媒婆的情節XDDDDD
    請繼續加油喔ˇˇ
  • 小雪~(抱)
    恩,謝謝小雪殿的鼓勵(笑),馮朵說實在是滿冷門的cp,害我寫的時候都沒範本,寫RR的話就可以參考小雪殿和羽卒殿的輕鬆多了(巴頭)
    我記得因為沒有範本,所以在稱謂的時候猶豫了下,因為我想讓朵莉夏直接叫霍恩海姆"馮"(話說好像從來沒有人這麼叫過他,人造人這個名字白取了),但是基於年齡方面和原著的考量,似乎應該叫老公。所以我就上網去查查看其他馮朵同人看看有沒有可以參考的,結果根本就......(跪)

    可愛的比拿可嗎?話說我很努力的不想讓比拿可和霍恩海姆之間顯得曖昧不清....比拿可是媒婆啊媒婆!

    恩,我會加油的,謝謝小雪的打氣~

    流兒 replied in 2010/05/16 20:31

  • 點點
  • 哇啊
    是豆爸跟豆媽的同人耶
    滿稀奇的呢

    流兒大總是把人物刻畫得很細膩呢
    霍恩海姆的心境也表現得很好
    這篇我喜歡~

  • 點親!!(飛撲)

    恩,這是超冷門的配對啊,話說我該不會是第一對寫馮朵的人吧(摸下巴),似乎也不是不可能啊....畢竟這不只是超冷門的CP而且原著一開頭女主角就死了呢(巴)

    恩,點親過獎了啦(摸頭),說實在我不太清楚豆爸的內心世界是不是真的長成這副樣子,盡量揣摩揣摩這樣(傻笑)

    話說親親,妳到底什麼時候要把短篇漫交出來啊?!(我戳)
    P.S.請不要有太大的心理壓力(天音:施壓者不就是妳嗎混帳!)

    流兒 replied in 2010/05/16 20:34

  • Crazy
  • 重現父親與兒子(阿爾)之間的對話:
    「嗯,我一見鍾情,而且很愛她。」
    「很愛她啊...(這個大叔居然帶著認真的表情說出這麼難為情的話)」

    XDDD

    話說「約定」看漫畫的時候沒啥感覺,看動畫的時候卻被感動到了(倒)
    雖然分離很難過,卻還是帶著笑容說「等你回來」的朵莉夏真是讓人揪心...多少能理解聽見朵莉夏遺言的霍恩海姆為什麼會大哭了QQ

    那個惡搞很好笑...可是霍克愛師父你也太過份了吧!當初說「莉莎就拜託你了」的不就是你自己嗎?XDDD
    好啦我知道你的「拜託」不是那個意思...可是那好歹也是你女兒自己的選擇嘛...XDD
  • 那一段真的很可愛呢(笑),感覺自從朵莉夏去世後阿爾就是愛力克家中唯一心靈成熟的人了,霍恩海姆和愛德都是很孩子氣的傢伙(嘆),不過霍恩海姆傻傻的模樣也很可愛XD

    我沒看到那部分的FA呢,入江你終於做出點像樣的東西來啦(摸頭),有一些情節真的漫畫沒感覺,卻會在看動畫時一整個震撼,像第19集阿爾保護中尉時幾乎是絕望的大喊"我再也不要看到自己可以保護的人在面前死掉,太多了!",聽到阿爾的聲音時我非常震動,倒回來聽了好多次,很感動啊~

    那個惡搞真的很令人噴飯(笑),大佐瞎眼的真相!(霍克愛:我真是看錯你了早知道你對我女兒色瞇瞇的我就應該要先弊了你再火化滅屍你這個殺千刀的羅伊瑪斯坦古!!!)
    為人父母嘛,有哪個爸爸看到自己女兒在男人面前裸背不會抓狂啊?不過莎爸應該要慶幸自己是刺在背上,如果刺在其他更那個的部位.....說不定莉莎就失身了啊!!(抱頭)

    流兒 replied in 2010/05/16 20:53

  • gerri
  • 阿阿~流而大總是在我不在時發文哪...
    這樣我搶不到頭香ㄋㄟ...((泣

    這個週末回高雄了~
    還到美術館看展覽~^^

    豆爸跟豆媽的感情也是相當深刻呢~
    希望他們最後能見到面阿~~~
  • 這樣嗎?親親秀秀喔~(抱住),以後挑夜深人靜的時候來吧,那樣搶到頭香的機率比較大(喂!)

    美術館展覽?是達文西的嗎?我們學校有做這個展覽的宣傳,我還滿有興趣的,幸好到暑假都還有呢,要跟同學一起去看~(笑)親親是去看這個的展覽嗎?

    對啊,不過只剩下最後一話了,相見大概也只有幾頁的篇幅吧,重點還是在佐莎啊牛姐,千萬不要忘記佐莎喔!!(死扯衣角)

    流兒 replied in 2010/05/16 21:15

  • リコ
  • こんばんは!
    我第一次看到這個配對的文,感覺很新鮮呢!
    我覺得流兒將霍恩海姆內心的無奈感寫得很細緻

    太久沒留言了,都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另外,感謝流兒那天跟我聊,原本報告卡住一直寫不出來,聊完以後居然很快速地寫出來了,謝謝!繼續加油喔!
  • Rico親!(飛撲)
    果然沒人看過馮朵的文,這對夫妻檔的文真是少啊。

    謝謝親親,霍恩海姆這個老牛吃嫩草的傢伙啊~(巴),恩其實已經超過老牛吃嫩草的程度了呢,也是有細膩的一面,雖然努力的想抓住那種感覺,但是貌似不是很成功(傻笑)謝謝親親的鼓勵~


    喔喔,難道是我尚未開發的超能力嗎?靈感大神的加持啊!
    也很謝謝親親陪我聊天喔(笑),下次報告卡住再找我吧(巴頭)

    流兒 replied in 2010/05/16 21:20

  • 點點
  • 這這這這這....(冷汗直流)
    拿馬斯坦古出來擋的策略失敗了嗎
    馬斯坦古要去檢討一下了(該檢討的是你吧)

    草稿已經進入倒數的階段了
    但是背景什麼的才是我最不拿手的
    而且還要上墨線貼網點
    我會盡快的(一個短篇畫這麼久當什麼漫畫家啊)

  • 唉呦親親不要有心理壓力啦(抱),畫畫是很辛苦的,比寫文還要辛苦啊!何況親親現在還是學生嘛,功課為重功課為重~

    恩恩,聽起很高深的感覺啊,網點?似乎有聽過但完全不了解的說~親親要加油喔,不要有壓力也不要洩氣,期待你的作品喔!(啊還是不小心施加壓力了囧)

    流兒 replied in 2010/05/16 21:29

  • Arashi
  • I like this!!

    我喜歡冷門的CP XDD (毆)
    不過這CP的閃度太高了!!
    都快瞎了!! (毆)

    每次看流兒的文都會熱血沸騰呢...-3-a
    突然都會很想畫畫...
    這是為什麼呢...?
  • 老實說我也滿喜歡寫一些冷門的cp的,像大總統vs夫人及麟蘭(話說我實在不懂這個cp比起佐莎和豆溫為什麼會這麼冷門....是因為是第三出現的情侶在那之前大家都已經選好黨派了所以.....嗎?),還有這篇馮朵,下次來嘗試斯卡和小梅吧~(笑)


    啊啊,親親也是畫手嗎?(雙眼發光),好崇拜啊~會畫畫的親親都是我的神啊!(畫畫白癡),不知道親親友沒有畫過佐莎呢?

    流兒 replied in 2010/05/17 23:11

  • gerri
  • 我不是去看達文西ㄝ~
    我看的是〈極簡‧大用〉包浩斯巨匠亞伯斯
    要門票地耶= =
    那是一場還不錯的展覽,學設計的我覺得很值得去看~^^

    嗯嗯 我也希望牛姊在讓其他人有好歸宿之時
    可別忘了佐莎啊~最好是多個幾頁~
    這樣才對得起我們RR迷啊~~((吶喊+握拳
  • 原來不是達文西啊...我還想說和親親心有靈犀去了同樣的展覽,原來不是啊(原地畫圈圈),原來親親是去了"包浩斯巨匠亞伯斯"!!
    哦?親親學設計的?聽起來很高深啊,加油喔!

    以牛姐之精明幹練,應該不會忘記RR吧,畢竟連水島在最後都有記得留一點RR的劇情了(菜市場的回眸一笑),牛姐怎麼可能忘記呢!!(吶喊)


    忘記的話會變成牛肉乾喔牛姐~(燦笑)

    流兒 replied in 2010/05/17 23:16

  • Ivy
  • 我很喜歡 '永生,是寂寞的代名詞' 這一句, 長生不老果然並非一件幸福的事.
    這個同人漫我也有看哦!莎媽很強勢 xd
    我同學看了54話(動畫加插了莉莎露背的部份), 我同學說 '無能真無能, 看見美女脫衣一些反應也沒有, 難道他真是無能?' 我叫她去看同人補腦一下, 她居然說 '他是找槍手才不致無能', 我無言了
  • 我記得在一篇和鋼鍊完全沒關係的同人文,似乎是死神吧,那個作者是個很厲害得大大,他架空了一個吸血鬼的世界,女主角是個等級頗高的吸血鬼,男主角的家族世世代代都是獵捕吸血鬼的獵人世家,但是這兩人卻相當自然的在一起.....扯太遠了,總之那時吸血鬼的頭頭找到他們和男主角有了小小的爭執,拋下一句話說"對吸血鬼而言,永恆的並不是生命。"後來男主角就問女主角"對吸血鬼而言,永恆得是什麼?"

    我記得那時女主角深深的看著他,低低的回答。
    "對吸血鬼而言,永恆的是寂寞。"

    總之說了那麼多,就是要歸結出一個結論:長生不老的確不是幸福的是情!(巴頭)


    恩,印象中也有其他親親吐槽過這件事情,質疑無能的某項能力,我只能說.....你就當人家具有高尚的情操不會佔師父女兒的便宜吧,雖然這不太可能啦(巴死)

    請問,什麼叫作找槍手"?

    流兒 replied in 2010/05/17 23:24

  • mousee
  • 豆媽好勇敢喔!!XDDD
    小時候的豆媽真的很萌(不過沒有比我的loli莎萌!!!),少年的豆爸都很萌,若果說小豆媽在豆爸年少時遇上了少年的豆爸(這句好繞口..),一定會超萌!!

    豆爸媽的同人文嘛,我只是在鋼吧看過一篇。不過那篇沒有寫豆媽小時候,而且那文很悲很悲...像是大大寫豆爸媽的甜文,我也是第一次看見。大大寫得很好啊!!

    話說,我也超愛LILI殿的短漫(笑)
  • 恩,溫柔的女人背後都有堅強又堅定的強悍靈魂的啊~說實在我寫的時候也有在想溫柔的豆媽會這麼主動出擊嗎?答案是一定會!!
    阿,問我為什麼?

    因為我已經把豆爸的個性設成這麼悶騷了豆媽不主動出擊的話故事要怎麼繼續下去啊?!!!(抱頭)



    恩,我覺得年輕的豆爸真的很帥呢,由其是那種酷酷的、什麼都不在乎的個性,比豆子還帥,可惜豆媽遇到的已經是個糟老頭了(巴),霍恩海姆一定很遺憾自己沒有在更年輕的時候變成賢者之石....萌啊!

    馮朵是超稀有物啊(茶),話說這對在原著中已經悲劇了,現在唯一能期待的就是在天上的國度重逢(聳肩),和莎爸莎媽一樣~

    恩,很可愛的惡搞的說~(燦笑)

    流兒 replied in 2010/05/17 23:59

  • gerri
  • 哈哈 親親乖乖~別傷心((摸頭
    至少都是展覽嘛~達文西還是亞伯斯都很好的~~

    我不是學設計的 但我很想去念......
    因為我對藝術設計方面相當有興趣
    只是設計方面的科系的大學大部分都是私立的
    但我希望可以考國立的大學,因為學費比較低;而且也不是科技大學,因為爸爸不准= =
    所以就沒唸囉= =((攤手

    不過我對這方面還沒有放棄~以後畢業後工作之餘應該還會去自學
    來滿足我的興趣囉~^^
  • 好啦(拭淚),雖然覺得沒有心有靈犀還是有點悔恨....(謎音:誰要跟你心有靈犀啊!)

    親親感覺起來很辛苦呢,要堅持自己的夢想呵~自學雖然有其較艱難的地方,但相信親親可以在設計的道路上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空的!(握拳)

    加油喔~(抱)

    流兒 replied in 2010/05/18 18:51

  • vic
  • 段考結束後學校又忙了一堆事 沒想到回來流兒已經新增那麼多文啦!?

    霍恩海姆和朵莉夏的真的很少見耶
    不管是那張全家福照還是朵莉夏的遺言ˋ
    他們之間的牽絆已經超越言語
    ..我覺得鋼鏈裡的角色好像都是如此?
    (大總統的遺言...)


    那個同人文..大佐瞎眼的真相原來是這個啊!!?
  • 喔喔親親~不是6/7才考完試嗎?我記錯了嗎?

    霍朵是超冷門cp啊,雖然身為男主角的爸媽女主角的公婆,他們的同人卻少得可憐啊。
    超越言語的情感嗎?當經歷的沉重達到某一個限度,就不再是能夠喧之於口的東西了,有點"卻道天涼好個秋"的淒涼啊,的確鋼鍊中大抵是這樣的角色,像帕卡尼亞也是....帕卡尼亞啊!!(不小心想到難過的情節了)

    很可愛的小漫吧~(笑),真的是...羅伊啊,這就是所謂的等價交換喔~

    流兒 replied in 2010/05/29 08:30

  • Miss.Lolita 蘿莉塔
  • 我喜歡這個(指
    霍恩海姆,...好...好棒阿
    我要的就是怎種多愁善感的爸爸 \\\
    * 我最喜歡這種超過40歲又畫的很帥的男性角色了,乙女殺手!!
    我對朵莉夏沒甚麼印象呢...!!
    說到冷門.....恩維跟小梅的cp 我很喜歡 好像也很冷門的說 (哦哦)

    對了!! :->>> 流流流流流!!((同年叫流兒好奇怪噢噢
    你是哪個國中的啊??
    你可以跟我說嗎 ?? 好想飛去找你呢 (= ˇ =
  • 多愁善感的霍恩海姆原來是親親的菜啊?話說霍恩海姆也算個蘿莉控吧?(向上瞄了眼親親的暱稱),喜歡上小自己兩百歲的朵莉夏,霍恩海姆是個超標準的羅莉控吧!
    霍恩海姆是個可愛的角色,在少根筋的外表下隱藏著不為人知的傷痛(囧),可以說是中年版的卡卡西嗎?可以這麼說嗎?

    我倒是沒萌過恩維和小梅,我對於人造人之間的愛情都有點.....crary親有和我推過古立麟蘭,但是我後來還是沒辦法接受...
    小梅的話我支持斯卡,話說斯卡才是年紀大又畫的很帥的角色吧!雖然很多親親都說年齡也未免相差太多了吧,但我要說的是,霍恩海姆和朵莉夏可是差了兩百多歲喔!相比之下斯卡和小梅之間那點障礙一點都不算什麼!

    這個嘛....我是台南市人....住在北區....想飛來找我?(笑),假如有緣份的話說不定真的會碰面呢,話說我十月要參加市內各校的作文比賽,說不定能看到我的名字呢~

    流兒 replied in 2010/05/30 09:27

  • lolita
  • 雖然說馮跟朵莉夏 差了兩百多歲 , 可是看外表感覺年齡差距不大 , 而且 兩個人的關係激發我的乙女向情懷:->>> 斯卡跟小梅 感覺就差很大 小梅給我的感覺就是那種剛上國小一年級的小微蘿莉 而斯卡就是那種二三十歲的大男生 要談請戀愛感覺有點...:目 要是時間再讓他們多個十歲 斯卡三四十歲的樣子一定很迷人 :->>>>> ((大叔控 到時小梅跟斯卡的年齡拿來寫言情小說也適合:->

    哈哈 我住新竹:->>我有跟同學說過妳喔 妳是男生還是女生呀?? 如果是男生我門就一起來談一場戀愛拔♥♥(被巴
    那麼作文比賽加油囉:) 我會好好磨練我的文筆的
  • 外表和心靈嗎?(笑),確實,因為霍恩海姆不老不死的身體,他們兩人的外表並不會因為年紀而有所差距,但是彼此內心千瘡百孔的程度卻相差得如此懸殊,相比之下,我是認為也許斯卡和小梅的外表並沒有那麼相稱,但是內心的沉重卻是相同的:
    在殘忍的權力鬥爭中一肩挑起全族存亡的女孩、與全族滅亡,只剩下一個等待償還的血債的男人,他們處於同樣弱小又絕望的處境,唯有靠著自己的雙手才能存活。
    不過親親說得沒錯,外表的確太懸殊了(囧),所以假如寫同人的話也的確有把小梅的年紀提高的必要,要不然......


    啊啊,很遺憾,我是女生呢~(笑),沒辦法和親親來一段戀情什麼的。不過真羨慕親親身邊有擁有相同興趣的同學,在我身邊很少的說~

    謝謝,我會努力的!

    流兒 replied in 2010/06/12 13:45

You haven’t logged in yet, please use guest status to leave message. You can also log in with above service account and leave message

other options